老公嫌她不夠好,居然帶小三回家現場示範逼她看!

lkping82     2016-11-26     檢舉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相識七年,結婚三年,我與江宇一直是別人眼中的模範夫妻。

江宇是個好男人,除了家境不好,對我真的是沒話說,無論再忙再累,也必定回家,我心疼他工作繁忙,參加工作沒一年,就果斷辭職,專心在家照顧他的生活起居。

於懷瑾對此一直憤憤不平,特別是畢業那天知道我跟江宇領了證之後,有一個星期都不肯理我。

我知道她的心思,但三年前的那個雨夜過後,我跟那個人已經徹底沒了可能。況且,江宇對我極好,婚後更是百依百順。

直到那一天,所有的一切都無情的袒露在了我的面前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五月的天還有些涼,伺候江宇吃完早飯後,我像往常一樣開始洗衣服。

江宇平時穿的衣服大部分都是我手洗的,雖然自己手洗比較麻煩,我卻一直覺得這是妻子的本份。他上班辛苦,養家不容易,這家務活自然是我全包了。

將襯衣平整的鋪開,我忽然發現,在襯衣里,有一根褐色的長頭發,自從辭職後,除了必要的護理,頭發就沒在燙染過,一則是覺得傷頭發,在家不上班沒必要去做,再則是江宇一直說我黑色的長發最好看。

心理咯噔了一下,江宇工作上的事情我極少過問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他除了必要的出差,幾乎每晚都回家陪我吃飯,那這根長頭發會是誰的?

拿起襯衣,聞了聞,忍不住打了個噴嚏,上面是極淡的香水味,我素來對香水氣味過敏,江宇是知道的,他也從來沒有用香水的習慣。

或許,是我多想了,我默默的安慰自己,生意場上逢場作戲,也是常事,我跟江宇這麼多年的感情,他是不會背叛我的。

鬼使神差的,我將那根長發收了起來。

做完家務的時候已經是十點,於懷瑾的電話打了進來,「安樂,不是說好今天一起逛街的麼,我車都到你樓下了,您老人家也該動動尊臀下來了吧。」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於懷瑾是我發小,我兩連出生都是在一個病房裡的,高中畢業後,我因為戀家選擇了留在國內繼續讀大學,而她直接出國留學,最近兩年才回國。

我趕緊收拾收拾,下了樓。

「喂,姑奶奶,您老人家今年才二十五,這穿衣打扮跟五十二一樣。」於懷瑾皺著眉頭將我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,嫌棄的拽了拽我身上的棉布裙。

我無奈的笑道,「我這天天在家穿的光鮮亮麗的給誰看啊,再說了,這裙子是棉布的,透氣吸汗,穿著舒服。」

「安樂,安樂,我看你就天天等著安樂死得了。」於懷瑾恨鐵不成鋼道。「好歹出門也化個妝吧,你這樣,就江宇那丫沒出息的,天天守著公司里那群年輕貌美的小丫頭,早晚出軌。」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出軌,我一下子想起了剛才的那根長發,臉色頓時變得有些難看。

於懷瑾看我臉色不對,笑著推我上車,「我就隨口一說,你也別往心裡去。」

江宇一向是個心高氣傲的男人,臨近畢業的時候,本來已經跟國外的一家公司談攏,卻為了我,放棄了這個好機會。

三年,他憑借自己的努力從普通職員爬到總經理的位置,當初對我的承諾,他一步步的全部兌現,房,車,優渥的生活,丈夫的疼愛,我全部都有了。

我看著於懷瑾,忍不住辯解道,「江宇是為了我才留在這里的,我相信他。」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於懷瑾沉沉嘆了一口氣,伸手重重的戳了下我額頭,笑罵道,「江宇這丫的得給你灌了多少迷魂湯,行了,我以後不說他了。」

我這才放下心來,「你先陪我去趟醫院看看,我這陣子胃裡一直有點不舒服。」

於懷瑾習慣性的蹙眉,「胃裡不舒服?是不是吃壞東西了?」

「不知道。」話音未落,又是一股酸水上涌,我急忙打開車窗,大口大口的呼了幾口氣,這才覺得緩和了許多。

「你不是有了吧。」於懷瑾一個急剎車,停在了紅綠燈路口,摸了摸我的肚子,小腹處一片平坦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我搖搖頭,「我們一直採取措施的。」

「一直採取措施?」於懷瑾似笑非笑的盯著我的小腹。

我臉一紅,「恩。」

「安安,我好像告訴過你,你只要一說謊就會臉紅。」

其實,就那一次,江宇他喝了酒,迷迷糊糊的就在客廳抱了我,也就那麼一次,怎麼會這麼巧?

醫院裡永遠彌漫著一股濃郁的消毒水味,於懷瑾出去買水,我坐在長椅上等他回來。

「你懷孕了。」

我詫異的看著對面的醫生,一時間沒反應過來,「懷孕,醫生,你沒看錯吧?」

內容未完結,請點擊「第2頁」繼續瀏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