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決定娶小我20歲的「小三」,結果被親戚朋友羞辱!新婚當天,新娘走出來時,眾人都嚇傻了!因為新娘…就是我前妻!原因就是…

jan     2017-03-03     檢舉

2009年5月,我與劉曉娟即將結婚的消息一傳出,就成了朋友圈子和屬下議論的對象。多年好友高宏質問我:「難道你和張虹25年的感情,還抵不過你和劉曉娟兩年的接觸?想不到你汪光也喜歡趕時髦,找個年輕女孩做老婆!」

贊助商鏈接

我對高宏的話非常反感,可礙於他與我是患難與共的兄弟,不好發作。

劉曉娟算不上是個美人,但她讓我著迷。記得當初她來我公司應聘時,人事部門看一眼她那張古典文學碩士文憑就拒絕了她。劉曉娟也不吭聲,收拾好簡歷和文憑徑直上六樓找到我的辦公室。

秘書不讓她進,她就站在電梯旁等,直到見到我走出辦公室,她才迎上來,微微一鞠躬說:「汪總,我能給貴公司提點意見嗎?」

劉曉娟將求職的過程說了一遍:「僅僅因為我不是告專業的畢業生,就認定我不能從事告工作,是不是持有某種偏見呢?我有很好的文字功底,上學期間又專門選修了告專業的課程。」劉曉娟一邊說,一邊拿出了她的作品,「這是我為貴公司策劃的一個告,不會比你們的專業人員差太遠吧?」

我翻了翻那些作品,雖說不是特別成熟,卻很有創意,而她身上的那股闖勁更讓我賞識。我決定留下她。

再次見到劉曉娟,她已是公司告部的主管級人物了。劉曉娟說:「汪總,我終於為你爭了一口氣。」

我笑了:「怎麼是為我爭了口氣呢?」

「你不知道,當初你把我留下,有多少人說你的壞話!有人說我給你送了禮,有人說我是你的親戚,還有人說……反正都不是好話。我想,我一定要做出個樣子來,讓他們看看,你之所以留下我完全是慧眼識英雄!」一句話說完,我們都笑了起來。

贊助商鏈接

劉曉娟從此走入了我的視線。

半年之後,我將劉曉娟調過來,讓她當我的助理。我曾對高宏說過,劉曉娟是我見過的最聰明的女人。

在公司裡,人們對說—不二的我除了敬重還有敬畏。劉曉娟這帶著小女兒嬌態的舉動讓我體會到,自己除了是總經理,還是一個有魅力的男人。

我於是常跟著劉曉娟出入那些不甚高檔卻別有特色的小吃店,或牆上掛著車輪刀槍的小酒吧,去體味劉曉娟所說的「真正的生活」。

在燭光晚餐的情調中,我變得溫情脈脈,煥發出年輕的光彩。

我的舉動,不可避免地在公司內外颳起了一場風雨。妻子張虹向我發難了。

她問我:「你要考慮一下影響……成天和劉曉娟在一起,大家會怎麼想?」

我說:「他們會認為我養了一個情婦。」

「你早就知道別人會這麼說,還這麼做?」

「別人想說就說,他們還能把我吃了?」

張虹沒想到我會這麼回答,她漲紅了臉,半天才說出一句話:「那你總要考慮一下我的感受吧。」

「你的感受?當初……你考慮過我的感受嗎?」我哼了一聲。張虹臉色陡變,我撇下她轉身走了。

贊助商鏈接

15年前,我辭掉國營五金公司經理的職務,下海搞房地產,撲騰了六七年,除了留下一間與張虹棲身的房子,什麼都賣光了。張虹對未來失去了信心,那一陣她沾上了泡酒吧的習慣。一次,她喝醉了,竟將在酒吧結識的一個小伙子帶回了家,勞累了一天的我無意間將他們堵在床上……

事後張虹也對自己的荒唐行徑後悔不迭。本來我們談好了離婚,恰逢此時我父親去世,臨終前老人拉住張虹的手說:「小虹呀,汪光下海折騰到現在已是—無所有了,你一定不要拋下他……他會讓你過上好日子的,你要幫助他。」直到張虹在老人面前發了誓,老人才放心地去了。

從此,張虹也的確像換了個人,兢兢業業地協助我,就連膽囊炎發作仍坐著長途車去為公司討債。經過七年的打拚,我們才迎來了今天的成功。

張虹知道,自己當初無意中犯下的那個錯誤,是我們夫妻生活中的硬傷,所以,她一直小心翼翼地保護著我做男人的尊嚴。當我的事業步入正軌後,她馬上退回家中,不讓別人知道她在公司曾立下的功勞,也絕不插手公司事務。她把興趣放在炒股上,放在與那些太太們的交往上,讓所有的人都認為,是因為我有本事,才讓她享受著最豪華的生活。這麼多年就這樣平靜地過來了,我心中的痛彷彿也被歲月之手撫平,以為我和張虹會這樣平靜地過到老,誰知突然鑽出了個劉曉娟!

贊助商鏈接

對我別有用心的年輕女子不是沒有,而我一直對她們不理不睬,我厭惡男女之間沒有感情的交易。可這一次我卻被劉曉娟迷住了!我想,我已是50歲的人了,這輩子似乎還沒有盡情愛過,為什麼就不能和我喜歡的女人好好愛一回?

最終我給了張虹一筆錢,一套房子,我們離了婚。

分手前張虹傷心欲絕,哭著質問我:「我無意中犯了一次錯,難道就要用一生的幸福來補償?」我絲毫不為所動。愛,是沒有罪的。況且我已給了她補償。

離婚一個月後,我向劉曉娟求婚,我們決定於5月舉行婚禮。

公司搞一個項目結算時,我與劉曉娟正在海濱浴場度假,高宏帶著財務部長急匆匆地趕來,低聲向我匯報工作。聽著聽著我的心情沉重起來。高宏告訴我,根據銀行計算機出的數據,公司資不抵債,已經破產了!

破產?可能麼!我讓財務部長送劉曉娟回去,自己與高宏開著車朝銀行飛馳而去。果然不出我所料,是銀行計算機出了故障,一場虛驚。

贊助商鏈接

傍晚,我身心疲憊地回到我與劉曉娟合住的小樓。劉曉娟關心地問出了什麼事。我靈機一動,杜撰了一個公司出現財政危機的「故事」。

劉曉娟神情有些黯然:「我們可以推遲婚期。」

「不,婚期萬萬不能推遲,我正要用婚禮堵住一些人的嘴,如果讓投資者知道了我現在的經濟危機,他們就會抽走資金,那我就更慘了!10號我們去辦結婚證,18號舉行婚禮。」

我把這個「陰謀」告訴了高宏,高宏支持我,他說,這麼測試一下劉曉娟沒有壞處,她若真心待你,你會愛之愈甚。

從10號到18號,掐頭去尾只有6天時間。可對有些事情,6天已經足夠了。

18號,酒店賓客如雲。司儀宣布請新人出場,動人的樂曲中,我挽著新娘從高高的階梯上緩緩走下來。剛才還喧嘩不已的大廳霎時安靜下來,所有的人都不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有人大叫起來:「這是怎麼回事?」

我挽著新娘的手,站在高處得意地看著大家:「各位,新娘就不需要我為大家介紹了吧?」

來賓們早已顧不上禮節,紛紛湧上前來,將我和新娘圍住,我一邊和激動不已的人握手,一邊想,如果現在我的身邊換成另一個人,大家是不是還會這樣祝福我?

贊助商鏈接

「張虹啊,你的汪光可真夠浪漫!」女客們抓住新娘的手激動得臉色緋紅,「怎麼也不事先給我們點信兒?我們一直以為汪光是要和那個劉曉娟… …來的路上還暗罵汪光呢!」

我挽著新娘——前妻張虹的手,看著大驚小怪的來賓感慨地說:「25年前我和張虹結婚時,我就欠她一個婚禮,今天我要好好補上。我還要用自己的教訓對在座的男賓們說一句:珍惜自己的婚姻!珍惜患難中培養出來的真情!」

大廳裡掌聲雷動,女人們更是激動地流下了眼淚……

事情的原由是這樣的:在我和劉曉娟約好辦結婚證的前一天晚上,我故意很晚才回去。當我忐忑不安地回到小樓時,劉曉娟已帶著她所有的東西離開了。她給我留了一張條子,上面只有一句話:祝你幸福。看來,她是嫌我破產了,真的走了。

我在小樓一夜未眠,不知應該為她的離去悲傷還是高興。

贊助商鏈接

第二天,我把劉曉娟的條子給高宏看,他意味深長地看著我:「劉曉娟看中的是你的錢,你以為你汪光真是個英俊的王子呀!」

張虹也在這一天找到了我,她說我的難處她都知道了,是高宏告訴她的。她拿出幾本存摺放到我面前:「這些錢你先拿去用吧。有一半是離婚的時候你給我的,另一半是我炒股掙的。這點錢救不了你,但可以讓你喘口氣……我會盡快把房子抵押出去,還會有一筆款子劃到你的賬上。」

我說不出一句話來。

那天我原以為劉曉娟一定會撲到我懷裡說:「別怕,我們一起努力,會渡過難關的。」我哪會想到她會拋下我一走了之呢?陰差陽錯,倒是張虹的舉動讓我看清了自己作為一個男人的狹隘。望著張虹離去的背影我流下了眼淚。我立即叫來高宏,讓他陪我去找張虹,我誠懇地請求張虹接受我複婚的願望。

婚禮後,我對張虹說:「我活到50歲才明白,東西是新的好,人卻是舊的好。我重新得到你,應該好好慶祝一下。」我深情地看著張虹,她的臉上滿是幸福的光芒,我們偎依在一起半天沒說話。好一會兒,張虹又說:「辦了結婚證之後,高宏才對我說了實話。以後不要再玩這種遊戲了,若讓外人知道了,當了真,對公司的聲譽可是極大的損害。」

贊助商鏈接

我笑:「不玩這種遊戲怎麼能識破某些人的本來面目!」

張虹抬頭看著我,想說什麼,卻又低下了頭。我以為她還在生我的氣,她卻說:「本來她不讓我說,可我想,如果不把事情的真相告訴你,對她是不公平的。」

我聽得一頭霧水:「什麼事情的真相?誰不讓你說?」

「劉曉娟,她不是你想像中的那種女人。

她並沒有在得到你破產後的消息就離開你,她真的很愛你,決不是圖你的錢財才假裝愛你!」張虹坐直身子,一字一句地說起來,「聽說你破產的消息,我心裡很痛。一是痛這份家產,畢竟那是我們兩個人共同打拚出來的。二是痛你正經受著的折磨。

我想,我得為你做點事。我拿出了自己的全部存款給你後,便到銀行辦房產抵押,卻碰上劉曉娟也在辦房產抵押……本來我不想理她,可她一臉誠懇,說有話要對我說。看在她還一心幫你的份上,我和她坐進了茶樓。劉曉娟很直截了當地告訴我,她愛你,你是個讓她著迷的男人。

自從與你在一起後,就從來沒有顧忌過別人說三道四,也從來未顧忌我這個做妻子的感受,她甚至認為我抓不住自己的丈夫,只能說明我無能,她有魅力……劉曉娟的一番話讓我生氣,但她接著又說:剛才在銀行里,我知道了你也是來為汪光辦房產抵押的,我突然感到很羞愧,你是如此愛汪光,比我的愛深沉千百倍。試想,如果我是你,我會向汪光伸出援助之手嗎?肯定不會!說不定我還會又叫又笑,大罵他活該!

內容未完結,請點擊「第2頁」繼續瀏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