暗戀多年的心上人患病住院,她親自主刀才發現他隱瞞十年的「秘密」!

melody     2017-01-16     檢舉
Sponsered Links

每一次的久別重逢,都是蓄謀已久。

——陸皓

1

秦安臻坐在電腦前,右手點擊鼠標的同時,頭也不抬地問道:「哪裡不舒服?」

來人落座,一個頗具質感的低沉嗓音緩緩響起:「腹痛,發熱。」

秦安臻心裡還在盤算著還有十多個病人才能結束上午的門診,聽到這個聲音,她低垂的眼簾微抬,一張男人的臉龐,印入瞳孔。

這個角度,剛剛好,入目便是來人的整張臉。

在陸皓看不見的地方,那雙形狀完美的嘴唇,不自覺地咬緊了。

Sponsered Links

秦安臻的心彷彿被一個巨掌給狠狠揪住了!

無數次的夜半夢醒,她忘不掉的臉龐,終究,再次出現了。

歲月待這個男人真的是厚愛。

不得不承認,這張臉,很好看,薄唇、細眉、挺鼻,每一處都精雕細刻。特別是那雙黑亮狹長的眼睛,笑起來的時候,燦爛奪目。可眼下,那雙眼睛,卻沒有絲毫溫度。甚至還帶了點對陌生人的審視。

因為持​​續的腹痛,陸皓並未覺察到秦安臻的異樣,他看著眼前戴著藍色醫用口罩,頭髮盤在腦後,只露出一雙亮晶晶的眼睛的年輕女醫生,開口調侃了一句:「我是不是要死了?」

Sponsered Links

這話裡的興味,令秦安臻回神。

「躺下,脫褲子。」

男人眉頭微挑,依言而行。

秦安臻跟著站了起來,撕開一副醫用手套,邊朝手上套著,邊長長地吸了一口氣,又慢慢地吐了出來。心頭的那份壓抑,終於消停了。

陸皓躺在檢查床上,因為疼痛,眉頭蹙著。

「不是讓你脫褲子,怎麼,一個大男人的,還害羞?」伴隨著秦安臻清冷的聲音,陸皓分明覺得,這個女醫生來者不善!

話音落下,一雙手重重地按上了男人的腹部。

Sponsered Links

一聲慘叫,在檢查室裡響起!

2

對秦安臻而言,急性闌尾炎真是個小得不能再小的手術了,用麻醉師趙朗的話來說那便是,任何手術,都沒有能夠難倒秦安臻的!

沒錯,闌尾炎真的是微不足道,可是,這也得看手術對像是誰。

畢竟是被秦安臻放在心頭惦記了十年了的人,第一刀下去的時候,秦安臻的手,竟然抖了。

Sponsered Links

當然,經歷過幾千台手術考驗的秦安臻,迅速就恢復了冷靜,這個小手術,完成得漂漂亮亮。

收拾器械的時候,趙朗跑到秦安臻面前,低聲問道:「熟人?」

「不是。」秦安臻一口否認。

「少來!」趙朗切了一聲,雙手麻利地將器械歸攏,輕飄飄地撂下一句話:「你記了這麼多年的人,由你來開腸破肚,感覺如何?」

秦安臻抬起頭,迎向趙朗的目光,脆生生地回答:「棒極了。」

聞言,趙朗長嘆了口氣,頗有一番恨鐵不成鋼的意味說道:「不就是個男人,至於嘛!」

Sponsered Links

是啊,不就是個男人,一個比其他男人要長得更好看些的男人,可秦安臻真的還就是放不下了。

一晃而去,十多年,她記掛著他,是愛,還是恨,既然漸漸模糊了界限。

忙碌的工作並沒有給秦安臻太多悲天憫人的時間。剛從手術室出來,她又被臨時拉上了另外一台手術,等徹底完成,已經是八個鐘頭之後了。

整個人,累成了一灘泥,可是,身體上的疲憊,卻依舊無法掩飾內心對陸皓的渴望。

1302,是陸皓的病房號。

秦安臻扒拉了幾口盒飯,胃口全無,索性將盒飯收好裝進塑料袋,穿好白大褂,走出醫生辦公室。

Sponsered Links

「秦醫生,還沒回家呢?」路過護士站的時候,剛來的小護士熱情地問。

「有點不放心,我再轉一圈。」秦安臻停住腳步,隨口答道:「對了,1302的病人,點滴完了沒?」

小護士翻了下住院記錄,俏生生地回答:「還十分鐘就差不多了。」

秦安臻先是每個病房轉了一圈,來到1302的時候,她躊躇片刻,攏了攏垂在耳邊的碎發,推開了門。

3

手術室的無影燈明晃晃的,麻藥還沒有完全散的時候,陸皓腦袋裡一個激靈,忽然就記起了十多年前有著一雙大眼睛的小女孩。

內容未完結,請點擊「第2頁」繼續瀏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