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念到極致是什麼感覺?

Andes987     2016-11-30     檢舉

我和朋友昨晚去喝酒,我的朋友腰纏萬貫,開著豪車、日入斗金,身邊美女不斷,卻在喝醉了之後蹲在路邊的小樹下哭的像個傻逼。

他哭著說他想他媽,我想把他拉走,他卻死死地抱著那棵樹不放手,不停的喃喃自語:

小時候我纏著我媽買玩具,一把玩具手槍要三塊錢,我媽沒有那麼多錢,就哄著我說下次再來買,我不聽拿著那把槍大哭大鬧不肯走,我媽沒辦法,只能掏錢把玩具買了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我拿著玩具在前面歡天喜地的走著,從來沒想過那是我家買菜種子的錢,我爸回去後問我媽怎麼沒把種子買回來,我媽就說錢不小心掉了,我爸就把我媽按在地上打了一頓。

 

第二天,我看到我媽額頭青腫,問我媽是怎麼回事,我媽抱著我笑著說:沒事兒,媽媽不小心撞到門了。

我爸是個混蛋,一喝醉就喜歡打人,每次一看到我爸喝醉酒,我媽就連忙把我抱到房裡鎖上門,然後就聽到我爸不停的踹著門,轟轟隆隆,成了我小時候揮之不去的噩夢,我發誓一定要出人頭地,帶我媽離開這個家。

我媽沒文化,長的也不好看,卻是我心目中最好的媽媽,那時候別人都有電視機看,我們家窮買不起,我媽就陪我在外面看星星,給我講一些小故事,我媽喜歡逗我開心,夏天的時候我媽就拿著竹扇給我驅趕蚊子,我問:為什麼人家都有電視看我們沒有?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我媽說:電視機沒什麼稀奇的,我們沒有電視,但整片星空都是我們的啊。

我抬頭一看,漫天星辰都在向我們眨眼睛。

初中的時候去鎮上讀書,因為坐不起車,我媽就陪我走到鎮上,從早上五點鐘一直要走到七點半,冬天的時候又黑又冷,媽媽就緊緊的牽著我,我問:媽媽,你怕不怕?

媽媽幫我把帽子戴好,笑著說:不怕,媽媽在陪你冒險。

初二的時候我爸在外面欠了一屁股債,外面的人追債追到家裡,我爸跑的不知所蹤,所有債主都把矛頭指向我媽,男人們倒還有分寸,只是質問我爸去哪了。

幾個女人怒氣沖衝的扯著我媽的頭髮,不停的打著我媽的臉,我無比憤怒的拿著刀衝出去護著我媽,我渾身發抖的說:別難為我媽,你們要錢就去找我爸,跟我媽沒關係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一個胖女人說:你家欠錢還有理了?

說完又要扯我媽的衣服,我吼了一聲一刀劈過去,那胖女人一聲慘叫,手臂被劃出一道口子,她嚇得臉色發白,估計沒想到我這個小孩真的敢動手,幾個男人奪下我的刀,然後搬了家裡為數不多的幾件家具後就走了。

他們走後,房間空蕩蕩的,我們睡覺的床都被搬走了,我和我媽坐在地板上,我的眼淚就湧出來了,媽媽幫我擦眼淚,拍拍我的臉笑著說:

兒子,別怕,還有媽媽呢。

最絕望的時候,都是媽媽給我勇氣。

暑假的時候,媽媽到處去撿垃圾,我就拿著竹竿去釣龍蝦,那時候龍蝦到處都是,一個下午就能釣十幾斤,吃不完的就拿去賣錢,每次提著一簍子龍蝦回家的時候我媽都特自豪,誇我真是太厲害了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那個夏天我和我媽都長胖了,有時候去小賣部買雪糕吃,我伸出雪糕讓我媽吃一口,她說她不吃,我卻又餵到她口裡,她就輕輕咬一口皺著眉頭說不好吃,然後讓我自己吃。我吃完了舔著雪糕棍的時候,我媽就衝著我笑。

讀高中的時候家裡付不起學費,我媽就去娘家找舅舅姨娘借錢,我不知道過程有多艱難,但是每次我媽都能幫我把學費湊齊,開學的時候我媽會幫我把書皮包的整整齊齊,她說:兒子,別為學費發愁,缺錢了就跟媽說。

我的成績不錯,一直都是年級前十名,獎狀發了一大堆,家裡牆壁根本貼不下,這是我媽最大的財富,只要家裡來客人了我媽就指給客人看,無比的開心自豪。

每次放假回家,我媽就在村口等我,回去了就給我做好吃的,家務活從來不讓我接手,有一次我把家裡的地掃乾淨了,我媽說:兒子,家裡的活不用你幹,有媽媽呢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我說:反正我回來了也沒事,就幫您分擔下唄。

她說:沒事就多休息多看書,你跟著媽媽沒享什麼福,不能再讓你吃苦。

其實吃苦也沒什麼,我覺得我媽太累了,地裡的莊稼活就一大堆,還得出去打零工,高二的時候我爸突然回來了,看到我和我媽過的還行,居然沒餓死,就開口找我媽要錢,我媽說沒錢錢是留著給我上大學的。

我爸又一次把拳頭打在我媽身上,不管怎麼打,我媽都沒有給他一分錢。

我回來後知道了這事,就當著全村人面和我爸打了一架,我爸已經老了,我把他打倒在地,旁邊的一老人說:兒子打老爸,小心被雷劈啊。

我絲毫不為所動,我對地上的那個混蛋冷冷的說:以後你再敢動我媽一根手指頭,我就要你的命,我說到做到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後來警察來調解,我爸和我媽終於離了婚,那時候我只覺得一種解脫感,我沒有一個好父親,但是我有一個最好的母親,我要帶我媽過好日子。

我努力的準備高考,終於去了一個不錯的大學,選了個好就業的工作,每個星期五我媽都會走兩個小時,就為了給我打一個五分鐘的電話,我媽總是說她過的很好要我不用擔心。

有一個冬天,因為雪太大,我媽走路摔跤了,但還是堅持著走到電話亭給我打電話,就是因為那次,後來我媽的腿就一直有問題,走起路有點跛,但是那次在電話裡我一點都沒有聽出來,我媽開心的說家裡有電視了以後我回家就可以看電視了。

也許是我太過遲鈍,我居然沒有從電話裡聽出一絲痛苦。

內容未完結,請點擊「第2頁」繼續瀏覽。